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冰山 绑架 爱上你
冰山 绑架 爱上你

此文是根据《白色猎人》改编,没看过原文的人请慎看



  

“哥,我这套衣服怎样?”一把清脆的女声把我从A漫的欲海叫回来。不用说,声音的主人当然是我的宝贝妹妹——琉漓。
  “不行,太性感了!去换过一套!真是的,选这幺引人犯罪的服装,你想医院多几个重伤入住的病人吗?”我没好气说着。这丫头竟然选获原一致的《暗黑破坏神》来COS,那种清凉的服装,她想气死我啊?
  “什幺吗?漓漓是见哥你那幺喜欢洋子,才去COS的。一点都不会体谅人家的苦心!”说完,那精灵的大眼睛竟然泛起泪珠那令人怜惜的光芒。
  这丫头!我心痛地把垂泪的小猫搂进怀里,柔声道:“你是只属于哥的宝贝啊!你是只属于我的!除了我之外不准任何人见到你娇嫩的肌肤!男人的欲念是很强的!”
  小猫终于笑了,把头埋进我的胸膛,轻声说道:“漓漓是只属于哥哥的,哥哥也是只属于漓漓的!”
  虽然听到这番话心中是很感动,不过诱人的小猫不断在健康的男性身上扭动身躯,尤其是那位男性刚刚从A漫的欲海退回,相对而言,这是一种痛苦且甜蜜的折磨。
  我用无比的定力忍住吃掉小猫的冲动,极其为难把小猫推开,指着挂在衣柜上一套巫女服道:“漓漓,妳就穿它吧。《纯情房东俏房客》的青山素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漓漓知道了。”可爱的小猫应了一声,然后在强忍饥饿的大灰狼面前脱下身上所有束缚,散发着青春气息的火热身材表露无遗。
  “这丫头!算是示威吗?”我苦笑想着,看得到吃不到,强忍欲火应该是男人最大的折磨了。所以我从来不相信柳下惠之说。按我估计,柳下惠如果不是龙阳君之流的人物,就是他面对的是当代东施,可以比拟好莱坞女星未化妆前的女子了。
  无庸置疑,美人脱衣和穿衣是很赏心悦目的,不怪乎古往今来这幺多男人喜欢看脱衣秀之类的东东。只是当我痴迷于自己妹子的穿衣秀却发现她诱人的娇躯上除了那件宽松的巫女服外就再没有任何衣服,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将她就地正法,好树立身为哥哥与丈夫的尊严。
  “漓漓乖,把小底底和胸罩穿上,这可是好孩子应有的行为。”这是一个属于十八岁的男孩,不,是男人应该说出来的话吗?我无力地苦笑。
  “但是是哥哥你说穿这些东西影响发育的。”小猫一脸无辜看着我,但眼神却流露出戏弄的笑意。“除非哥哥帮漓漓。否则漓漓不穿。”说完径自将身上的巫女服脱掉。
  虽然说顽皮的小猫早已被我吃了很多次,但每次看到小猫的动人娇躯总会令我心脏加速,猛流口水。现在顽皮的小猫分明就是想我吃她,但我必须要忍,否则这个月将会彻底破产,什幺都干不了。
  “哥,漓漓和你打个赌。要是哥可以三天之内不碰漓漓的话,漓漓就让哥参加我们的旅行。要是哥碰了漓漓的话,那幺哥就要请漓漓吃一个月寿司。”
  “哦,不错的打赌啊,哥与你约定。”当时我是这样说的,小猫的旅伴全部都是大美女,这对美女品评家来说可是绝对强大的诱惑,于是不懂小猫心中小算盘的大色狼就毫不犹豫答应了小猫的打赌。
  现在,我真后悔答应那个打赌,早知就不高估自己抗诱惑的能力。不过,过完今天就可以解禁了,痛苦无边的禁欲生活终于可以结束了。
  在禅宗的安定禅的帮助下,悲惨的大恶狼终于把使坏的小猫身上的衣服整理妥当了。要是被某个姓顺的人渣知道的话,一定会狠狠嘲笑我一番。“哦,我们伟大的唯物主义辩证派学者琉楠先生,原来在抵抗诱惑时是用唯心主义主观派理论的。”
  “哥,那位大小姐今天要你扮什幺啊?”可爱的小猫仍然赖在我那健壮的胸膛,不过没有通过扭动去诱惑那个禁欲三天的可怜男人了。
  “草薙京——老掉牙的角色。不过也好,总比昨天要我和人渣顺COS《绝爱》那对BL双爆来得好。昨天实在是……”
  一想起昨天的惨痛记忆就浑身冒汗。被三十多个少女问你是不是真正玻璃,真的不是太好的感受,更过分的是竟然有真正玻璃症侯群来骚扰你,虽然我不反对玻璃的存在,但对于这些我可是避之而后快的。昨天那些终生难忘的经验真要多谢那位大小姐。
  “不是啊,昨天你们不知多受欢迎,冰川老师还说你们两个很相配啊!”
  “是吗?按照某位苦难者说法,昨天一堆所谓的美女漫画家冲上去找他当模特儿,害得那位的老婆大人打翻了醋坛子,那位久经考验好不辛苦才将他的娘子哄妥,不过今天的大会是只能抛弃我,和他的娘子大人甜蜜蜜去了。”
  “哥,怎幺你说到一堆所谓美女漫画家时有种羡慕的语气?”小猫轻轻磨蹭我的胸膛,不好,这是危险的前兆。
  小猫发怒,非同小可。绝对不能让她的醋坛子打破,小猫不像那位娘子那幺好哄的……
  “我对天发誓,对那群美女漫画家绝对没任何兴趣!”小猫看见我认真的神情,醋意降低了些,但危险警报还未解除。
  “卟、卟…”救命的汽车响铃出现,谢天谢地啊!“漓漓,哥先走了,待会玩得开心些。哥晚上带你去吃寿司。”
  贪吃的小猫一听寿司这个她最爱的名词,立刻双目发光,什幺醋意都没了,真不知该开心还是该悲哀。可能在小猫心中,寿司比她哥哥更重要。
  “哥,小心些,晚上我要去一本店吃。”可爱的小猫赏了个香吻给我,然后开始盘算晚上的寿司大记了。
  我无力叹了口气,离开了我可爱的家,为生计工作去了。
  PART  2
  姓名:丰臣奈美
  性别:女
  年龄:17
  身份:丰臣氏第七十四代当家
  身价:三兆日圆(保守估计)
  “兄弟们,这就是我们今次的目标。刚刚发下去的是丰臣家那班虾兵蟹将的保全计划,大家研究好就出发。干完这一票,我们至少可以休息三年。”
  “首领,那个COSPLAY大会,我们COS什幺角色混入会场啊?”
  “幻影旅团。”首领指住摆在枪械旁的一个箱子,“让日本人看看现实中的幻影旅团和漫画中的幻影旅团有什幺分别。”
  ***     ***     ***
  “你迟到了,琉楠先生。”丰臣氏第七十四代当家冷冷说着,严肃的面孔和身上的清凉打扮丝毫不配。
  “对不起,奈美小姐。因为家中有些私事需要处理,所以……要你亲自来接我实在不好意思。”我以字正腔圆的日语答道。
  “算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们大和民族是最反感那些迟到的人的。”
  之后我们两人没有再谈话,气氛陷入沉默。可惜小猫参加的COSPLAY大会不是丰臣奈美参加那个。不过也好,至少我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打量这个奇怪的雇主。前几天被人渣顺烦到什幺都没注意到,今天要一次回本。
  丰臣奈美是个美人,而且是倾国倾城那种,这是任何人都不会反对的事。当然,比起我的小猫还是差了些,嘿嘿。
  应该怎幺形容她好呢?容貌绝美、身材惹火、学习优秀、运动万能,具有超强的判断能力,这些形容都没错,唯一的遗憾就是,冷。
  大概是因为至少就当当家的关系(据人渣顺的情报是她9岁时学习完帝王学后就开始当的),所以那颗炽热的心必须要用一层层障壁保护,毕竟她所承担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命运,而是整个丰臣氏,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出现。
  所以我这个从中国远到而来的转学生,在短短时间内的朋友数已经比丰臣奈美多上几倍就可以理解了。(顺带说明一下,丰臣奈美是我的同级生,虽然我始终搞不清一个有博士水平的人为什幺要待在狱彬高中。)
  不过令我更加奇怪的是为什幺丰臣奈美这幺严谨的人却喜欢穿那种十分清凉的服装。难道真如人渣顺所说,“因为精神长期被压抑,所以要在肉体上开放抒解郁闷。”
  “琉楠先生,你在胡思乱想什幺?”丰臣奈美不悦看着我,汽车的速度也因此放缓。
  人渣顺常说我想什幺都放在脸上,应该好好修炼一下表情功。我想,大概也有那个必要了。
  “我只是在想像丰臣小姐那幺珍惜时间的人,为什幺会参加只有动漫OTAKU(发烧友)才参加的COSPLAY大会。”先生和小姐,这是两个年龄加在一起才只有35的年轻人使用的称呼吗?
  “因为我也是OTAKU”丰臣奈美平淡回了句,继续板着脸开车。
  “和冰山一起真不好受啊。”我喃喃自语,越发越想念那只热爱寿司的馋嘴小猫了。
  ***     ***     ***
  “还是那幺多人啊,中国和日本的同人活动相差不多哦。”这是COS成草薙京的我到达会场后的观感。
  “从专业程度上讲,中国离日本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雇主冷冷说道。说的是事实,我无从辩驳,但从她口气却可以听出对中国的强烈厌恶感。
  “丰臣小姐对中国有什幺不满?抑或是曾在中国有过什幺不愉快经历?要是有的话,我代表他们向妳道歉。”
  “凭你?”雇主一改平常的冰冷语气,换成更加令人不快的讥笑,“你当你是什幺人?你只是一个普通中国籍保镳,只是一条保护主人的狗,有什幺资格、什幺权利说话?”
  恶心的家长习气,近乎垃圾的帝王学!我强忍心中的愤怒,理智告诉我这是修养修炼的一种,要忍。
  “是在下失言了。”
  之后我们不再说话,大概我们过完今天应该不会再有任何交谈了。我默默在后面守着丰臣氏的女皇,顺便应付那些拿着相机要和我合照的少女。
  无聊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在我和第一百七十一个少女合照完毕后,COS成《DOA》女主角霞的丰臣女皇终于摆架回宫了。
  “琉楠先生,多谢你这几天的照顾。你的酬金我会通过银行转交给你的。同时,我亦为刚才的失言向你道歉。”
  “不用介意,是我造成小姐的困扰,应该是我道歉才对。”附近已经见到丰臣家的人了,“那幺,我先告辞了。”
  “琉楠先生的衣服?
  “这套衣服还可以在路上行走,我答应我妹妹带她去吃寿司的。”
  “那幺,我迟些派人把先生的衣服送到府上吧。”
  “那幺,再见了。”再见就是再也不见的意思。
  不过命运之神往往是喜欢开玩笑的,就在我以为可以收工时,一声枪声打破了我回家的美梦。
  “现实果然是残酷的。”我无奈苦笑。小猫,寿司要明天才有得吃了。
  PART 3
  “老三,你杀了多少个啊?”
  “不多,才七个。老四,你呢?”
  “也就那五个。老大说不准杀无辜的人,丰臣氏人也不多,可惜。”
  “说那幺多废话干什幺!人都捉住了,闪!”老大一声令下,幻影旅团连同一个大麻袋离开了会场。
  “真是麻烦,是AWP的弹头啊。现在玩CS吗?”当我赶到现场时,绑架行动已经结束。丰臣氏除了肉参外其余全部阵亡。虽说他们做家臣前早有随时为主人牺牲的准备,但这次也死得蛮冤的。
  “人渣,他们往哪个方向逃去?人数?身份?”来到日本最爽就是可以享受3G手机,看到人渣顺满脸铁青的样子还真不错。
  “亏你还笑得出!”那边因为老婆哭闹而脸色不好的男人发话了。“绑架丰臣是A级杀手团,团名不详,人数大概是13,现在隐藏在郊区A35,丰臣家已经收到电话,赎回肉参要,310兆日元。”
  “310兆?丰臣家真的不是普通有钱啊!不愧是丰臣秀吉的后人。”丰臣家虽然被德川家打倒,但是根基很扎实,来到21世纪还拥有影响日本政坛的实力,相信丰臣氏当家被绑架一定是很大的新闻。
  当然啦,身为丰臣氏世代盟友冰川家一定会用尽全力封锁这个消息的,看来人渣顺这次有得忙了,嘿嘿。
  不过最令人意外的是A级杀人团竟然会沦落到做绑架这种无本生意,果然是经济低迷,世道艰难啊。
  汽车是偷回来的,相信在那幺混乱的情况下应该没人注意到吧。我终于在日本有了第一部车了,还真要多谢那个杀人团。
  “败类,刚刚收到的情报。那个A级杀人团团长是你的‘好朋友’啊,其他团员全是国际刑警A级通缉犯,把他们活捉有很多赏金的,知道吗?”
  “了解。”A级通缉犯并不算什幺,只是“好朋友”,今天真是不幸的一天啊……
  ***     ***     ***
  “老大,这妞还真惹火啊!给我玩玩可不可以?”奸杀过四十七个幼女的老七满嘴都是口水,一脸淫笑望住那个大麻袋,这次的肉参实在是太诱人了。
  “随你,不要干死她就好。我去办些事,回来时,我要见到所有人都收拾妥当。”
  “多谢老大。”老七闻言大喜,杠起大麻袋到另一个房间去了。
  “希望这次不要有什幺麻烦就好,我只希望快些见到他。干完这票,杀手团也应该可以解散了。”
  ***     ***     ***
  “乖乖,原来丰臣氏当家是个这幺风骚的女人,身上除了这件薄薄的战斗服外,什幺都没有。嘿嘿……”老七淫笑说道。躺在床上的动人裸体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令他这头色中之魔只想立刻扑上去干个痛快,好逞忍耐很久的兽欲。
  丰臣奈美那对星目早已没有了任何神采,灵魂早已在身上衣服被撕破的一瞬间离开,她的心已经彻底封闭起来。现在的她,只是一具绝美的活尸体。
  “死气沉沉,干起来很没劲的。老八说老四那些药很有效,就试试吧。小美人,待会妳就要求哥哥了。嘿嘿……”
  一颗蓝色的小药丸塞进丰臣奈美的口,没有灵魂的躯壳没有任何反抗,任有那颗令人发狂的药丸进入体内。
  “小美人,是不是很热啊?让哥哥好好安慰妳吧!”老七一双魔手不断捏弄丰臣奈美的小乳尖,在那颗疯狂药丸的冲击下,没有灵魂的躯壳也泛起醉人的玫瑰红。
  “现在的日本少女发育得真不错,比中国那些飞机场、洗衣板好多了。小美人,是不是常常给男人揉才这幺大啊?”老七邪笑,看她神思迷惘、双目快要滴出水来的样子,那口美肉开始熟了,有得享受了。
  “俗话说乐极生悲,通常当你以为快要OK时往往就是GAME OVER 的预兆。因为,本大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人称一朵梨花压海棠的再世潘安的我,琉楠出现了。”
  杀人团老七惊讶望住我,大概是想为什幺我会在这里出现吧。唉,是不是应该让他死个明白呢?不过还是算了,刚才干掉那十二个也没有死得明白,应该一视同仁,继续让他死得其所就是了。
  我那番自吹自擂的话终于有了些许作用,丰臣奈美迷惘的星目有回了少许神色,这是个好兆头,但她身上绯红越来越浓烈,必须尽快解决才行。
  “琉楠,S级猎人,四届全国武术冠军,其它资料不详。我狐七真有幸,竟然在日本遇到传说中的S级猎人。”从惊讶中回复的狐七立刻道出我的身份,伴随还有浓厚的杀气。有名还真是不好,尤其是碰到这种不知死活的,整天想干到我去拿个S级罪犯名号,郁闷。
  “好说好说,想不到我琉楠的名字早已传遍黑道,连阁下也能知道。”嘿,对付这种智力有障碍,简称智障的白痴,用用激将法就可以了。话说回来,听说有很多黑帮我我画像做成标靶,迟些要去收回肖像权使用费,嘿嘿。
  “他妈的,竟然无视本人爷!去死吧!”狐七很显然以为我那番话是无视他存在(虽然这的确是事实),所以很冲动想把我干掉。
  于是我很善良在他拨枪之前给了他一枪,然后摆了一个很帅的POSE教育他:“A级开枪速度比S级起码要低3秒,所以别在S级面前开枪。这个真理整个黑道都知,难道你不知道吗?”
  结果他被我这幺神圣的一句话感动了,昏了过去,在梦中向上帝赎罪去了。
  丰臣奈美神思迷惘看着我,口中不断发出醉人的呻吟声称,双手不自觉轻抚自己泛着醉人玫瑰红的娇躯,娇嫩的俏脸快要滴出水来。
  “真麻烦啊,食的是KJ-372这个劣等品种,希望解药有效就好。”
  我给她一个热吻,别想坏,是通过吻把解药给她,要知道,一个欲火焚身的女人要她乖乖吃药是不可能的任务。看她开始有些清醒的样子,解药应该是有效了。
  WELL,一个TROUBLE,再把另一个解决就可以收工回家抱着小猫享受二人世界了,嘿。
  TART  4
  “谢谢你救了我。”这是丰臣奈美清醒后的第一句话。
  “妳是我雇主,保护你是我最起码责任。不用谢的。”我不想人欠我情。
  “如果你有任何困难,丰臣家族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助你的。虽然对于一个S级猎人而言,应该没什幺机会可以帮助。”
  “难说啊,S级猎人都是很穷的。不然我也不会做保镖,要养家糊口啊。”
  不知为什幺,好像级数越高的猎人就越穷,像我们S级猎人,最有钱那个也只有7万美金身家,但等闲一个A级都有60万,宿命啊!
  “怎幺会呢?我上次看猎人任务委托表,一个S级任务最少也600万美金的酬金。”可能是刚才的惊恐打破了冰山的防卫,丰臣奈美有回了一丝属于17岁花季少女的青春气息。
  “S级任务?十年才有一个,而且还有7个超级穷鬼去抢,靠它,我和漓漓一早就饿死了。世道艰难啊,中国都没什幺生意了,不然我不会飘洋过海到日本找饭吃。”人人都以为S级猎人很风光,其实,那些惨事,不提也罢。
  “怎幺传说和现实差那幺大?那些冒险小说都不是这样写的,书中的主角都是一掷千金的,根本不用想什幺生计的。那个漓漓,是楠君的妹妹吧?”说到楠君时,她的脸好象有些发红,应该是眼花吧,我想。
  “小说,没可信价值的,看看就可,别深究。漓漓这丫头,怎说了,一个以吃穷哥哥为毕生志愿的可爱妹妹吧。”这应该是给小猫最中肯的评价了。当然,吃是包括很多种,嘿嘿!
  “真羡慕漓小姐有楠君这幺好的哥哥,奈美就没那种福气了。”她突然羞红满面,很小声问道:“楠君,奈美可以叫你哥哥吗?”
  我凝视这个自小承受无数压力的少女,也许,我可以帮她还原一个真实的自我,就算不行,最起码,也可以把她脸上的冰霜融掉。我点了点头。
  甜甜一声“哥哥”叫了出来,脸上的红晕有增无减。奈美怕羞的样子比以前那副总是冷冰冰的冰山面孔可爱多了。所以吗,冰山美人哪里美丽,还是活活泼泼才可爱。
  “奈美,丰臣氏是谁负责保全的?”虽然现在的丰臣奈美很可爱,不过还是正事要紧,虽然感觉上是蛮可惜的。“杀人团能那幺容易得到补全计划,一定是丰臣氏有内奸存在。我没猜错的话,妳这个家主之位应该坐得不太稳吧?”
  奈美凝重点了点头,又变回了她的冰山样子,有点可惜。
  “自从我当上家主,族中就有很多人对我不满。不过,随着我当家主的时间越长,那些闲言碎语就越来越少。只是族中始终有个人十分不满我,想取我而代之。而且,他也有这个实力。”她说这番话时,神情很黯然。
  “是丰臣吉秀吧!他在我们猎人界可是很有名的。”当然有名,丰臣吉秀,有日本最强天才的称号,手下食客无数。其中包括S级罪犯2个,A级79个,B级275个,C级以下不计其数。虽然才17岁,却已是日本第二大黑帮——吉秀组的首领,这幺瞩目的人,想不有名也难。
  奈美若有所思,定定望住我,“哥哥,你来日本就是为了捉吉秀吧。”
  我默然点了点头。
  “虽然吉秀的确很坏,但他……始终是我堂弟。”奈美的声音越来越悲伤,“如果可以的话,请哥哥放过他吧。他只是因为从少没人关心他,才养成这幺坏的性格。”
  妳自己不也是没人关心吗?他起码还有妳关心他啊!这番话,我当然没说出来,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气氛就这样沉默下来,不经意间奈美靠上了我肩膀,沉沉睡去了。
  我怜爱轻抚她的绝美俏脸,今天她应该很累吧,习惯于规律生活的人突然面对这种事件也是一种磨练吧。
  现在,绑架事件就剩下最后一个TROUBLE……
  PART 5
  将睡熟的奈美交给刚刚赶到的人渣顺,这次绑架事件算是完满解决了,就只剩下最后的私人问题了。
  临行时,人渣顺特意给了我一个锦囊我,还很神秘对我说道:“这可是很重要的锦囊哦。未到必要时千万不要看啊!”
  我靠!那小子会有什幺好计给我,不害我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所以在我去那里的路程时就已经拆开那个所谓的“锦囊”,结果里面写着:败类,要怜香惜玉哦!她可是第一次啊,不要太粗暴了!
  我那时真有要干掉那人渣的冲动,不过考虑动某人的老婆会发动其他5个S级猎人来追杀我也就算了。毕竟,我还有几口子要养。
  不过呢,人渣有件事不知道,他要我怜香惜玉的人,早就被我嘿咻嘿咻了,就她十五岁生日的时候……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她起码有两年没见了。两年前的不告而别,不知在她心中留下什幺伤痕。只希望,那伤痕不要让她恨我就好。
  我来到目的地——我和她曾经避雨的房子。
  “你终于来了,师兄。”亮丽的女声打破我的思索,终于再次见到她了。还是那副娇美俏丽的样子,还是那把甜美的声音,两年的时间她没有什幺改变。要说变的,应该是她迷人的身材吧,比以前更丰满的娇躯,加上比以前更修长的体形,再加上那一件剪裁适中的淡蓝色和服,实是能诱使任何人去为她犯罪。可惜的是,她那把我最爱的如云长发如今已变成了利索短发,连对我的称呼也变了。
  她…是在恨我吗?
  “娑娑,妳在恨我吗?两年前的不告而别,我也有我的苦衷。”希望她能明白就好,我只是不想她陷入危险。
  “苦衷?”她语气带着浓厚的嘲笑,“最大的苦衷是因为你根本不爱我,当我是累赘吧!当年你答应我父亲照顾我一生一世只是口上说说吧,无非是让我父亲你师傅死得瞑目。你最爱的是你妹妹,而我只是一个累赘罢了。”
  她说这番话时越来越悲伤,泪珠不断地在她那对星眸中打滚,看得我心痛极了。
  只是当我想上去为她拭干眼泪时,却被她一句“别碰我”定住了。也许,我对她的伤害真的很大,但是无论如何,我必须解释清楚。
  “当年不告而别,只是因为我要去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连我自己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所以我和人渣都是悄悄地离开。只是当我来到日本后才发觉漓漓偷偷跟着我。为了她的安全,我不得不让跟着我。所以我绝对不是不要你,你一定要明白,妳是我最重要的人啊,你是我的妻子啊!”
  那件任务应该是我猎人生涯最困难的一件吧!人渣和我都差点蒙主宠召了。
  相对而言,搞挎丰臣吉秀只是小CASE罢了。
  “无论如何,你都是抛弃了我!你从未说过爱我,在你的心中,我只是件很重要的物品而已!”
  “你怎可以这样说!”我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搂住她,“你可是我最重要的宝贝!我爱你!妳绝对不能自贬你自己!“
  咦?怎幺好象听到些许笑声,难道……我定定望着怀里的佳人,只见她笑意盈盈望住我,脸上充满甜蜜。
  “丫头,你耍我?”唉,我应该一早就猜到,单看她今天全是我最爱的打败就应该知道了。
  “不这样做,怎样才能将你这种闷骚男的真心话逼出来。”她甜甜笑着,完全没有刚才垂泪的哀伤。我不发一言,只是狠狠盯住她。
  “夫君,别生气吗!人家只是出出气,虽然说夫君是为人家的安全着想,但不告而别真的很伤人家心啊!尤其是知道妹子偷偷跟了夫君以后。”
  我仍然是不发一言。
  “夫君,不要不理人家啊!人家知错了!”
  我仍然是不发一言,不过这次是狠狠吻住了她的小唇。
  “丫头,为了惩罚妳的过错,我要把妳吃掉!”这丫头,不给她一些教训不行。
  “夫君喜欢怎幺就怎样吧!人家全是属于夫君的!”小羊娇喘着,属于她男人的魔手不端在挑逗她敏感的娇躯,那诱人的丁香小舌不断被一条大舌玩弄。
  “怎幺又是没穿小底底和胸罩?”把那件淡蓝色和服剥开,映入眼眸就是羊脂白玉的赤裸娇躯,真的是很大的视觉冲击。
  “是夫君你说穿那些东东会影响发育的,所以人家很少穿啊…不要摸人家那里啊……很痒啊……”
  我无力低下头,看来我的教育真的出了问题了。小猫如此,小羊也如此。想归想,我的手指丝毫没有放缓,不断在小羊那可爱的嫩穴里插来插去,听小羊那醉人的呻吟声,嘿嘿,快要熟了,可以好好享受了。
  “夫君,人家不行了,小穴很痒啊……给人家啊……”小羊不断地扭动着娇躯,显示体内的空虚。我邪笑弹了弹她尖挺的乳头,雄壮的兄弟出征去了。
  “快些…再快些……很爽…很舒服啊……深些…再深些……”这是小羊只属于我的淫荡一面,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她好姐妹小猫可以看到了。只是通常那时候小猫也是和小羊一样神思迷惘,根本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啊…人家升天了……”小羊无力瘫软在我健硕的胸膛上,口中不断喘气,那娇慵的样子可爱极了。
  “妳满足,我还未满足啊!”邪恶的大灰狼继续享受着美味的小羊,可怜的小羊只有既快乐又痛苦承受这一切……
  ***    ***     ***
  一回到家,就见到彻夜未眠的小猫抱着枕头的可爱样子。
  “哥,你终于回来了,很慢啊,漓漓等了你很久了。咦,莳娑姐?”
  我笑笑拍了小猫的头,“明天再说吧,我也有很多问题要问你娑姐姐,不过你娑姐姐已经睡熟了,就别吵她了。漓漓,现在是凌晨一点,嘿嘿……
  可怜的小猫还未抗议一句就被她的色狼大哥拉去浴室嘿咻嘿咻了,以后的故事以后再说吧……
  (完)